在《气功为何能治病,病气为何会上身》中提到了胡因梦的案例,故事来自她的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这是一本出版很早 (1999年) ,但我很晚 (2018年)才读到的一本书,虽然知道这本书也很久了,但最近才读,算是迟来的缘分吧。

这本书实在太好了,所以我要写几篇文章来解读一下,不得不暂停《人体能量学》的写作进度,先把这本书的价值给挖掘出来。这本书可以说是一部浓缩的女性百科全书,你人生中会遇到的,里面都讲过了。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性是件很隐私的事,多少人羞于启齿,但胡因梦却把自己的性体验一一袒露,着实让我惊诧!她分享出来,让别人能有所借鉴,少走些弯路,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所以,我第一篇要解读的,就是性。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大概可以分为七个阶段,分别是:

1、早熟知性,童年时的性探索(7岁)

2、初恋之性,心与身初次融合(19岁)

3、试婚之性,无疾而终的提亲(20岁)

4、泛滥之性,性解放时的尝试(21岁)

5、婚姻之性,不和谐的性生活(27岁)

6、无欲之性,谭崔性爱的体验(39岁)

7、婚外之性,知其不可而为之(40岁)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早熟知性,童年时的性探索

胡因梦对性能量的探索大约从7岁就开始了,真够早的!这或许跟她性格里地毯式搜索的好奇心、征服欲,以及凡事都想掀开来看的倾向有关。胡因梦说,其实早在四岁时她就发现碰触到陰蒂时会有快感。7岁时有一天她坐在地板上听妈妈讲话,她的手无意识地触摸了一下自己的“圣处”,结果被母亲训斥,像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似的,令她十分疑惑和抗拒。

大人都不肯谈,于是胡因梦就自己去探索了。那时,台中流行放映《**夜总会》之类的异色电影,她一个人骑着脚踏车到清一色全是男性观众的戏院去探个究竟,真是大胆,太危险了!当她在看脱衣舞时,注意到自己竟然有兴奋的反应。确实很早熟啊!连表哥的太太都这么说她。说到早熟,胡因梦说等到她自己有女儿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早熟──她的女儿两岁就爱上了《泰坦尼克号》的主角,不过并不是莱昂纳多,而是那位女明星温斯莱特。

7岁就开始探索性了,这样的早熟,或许已经显示出,她今后在性之路上会有很丰富的经历。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初恋之性,心与身初次融合

胡因梦中学上的是女校,虽然初二时她的身体开始出现很明显的性欲反应,不幸当时还没有完整的性教育,无法坦然面对自己的身体和欲望的制约。在女校里关了六年,突然进入男女合校的大学,很快就能感觉到两性互动的心理反应。

胡因梦大一的上学期就在跷课、约会和歌舞中度过。某天晚上胡因梦 (18岁) 坐在咖啡屋,邂逅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Don (27岁)。

Don气质深沉,脸孔窄长而英俊,眼神习惯性地需要闪躲,不知为什么,胡因梦顷刻间便生起一股想要安慰他的欲望。Don有一股哀伤而敏感的诗人气质,被动、寡言之中带着一份自保的警觉性,如果话题投契他会打破被动倾向,展现出高妙的自嘲与幽默。胡因梦一向有点霸道,只有这样柔软的劲道能使她臣服,正所谓,以柔克刚。

就这样她们交往了快要半年,对彼此身体的渴求愈来愈强烈,连续几个月胡因梦经常去书店找寻有关性爱方面的书籍,从其中略窥初次性爱可能发生的现象以及有关避孕的事项。

关于第一次的性爱,胡因梦是这么描述的:

“我的心里准备妥当,避孕套买回来之后,有一天我神秘兮兮地告诉Don 我要送他一个意外的礼物。他问我是什么礼物,我说在我生日的那天我要把我的处女膜送给他。他说他宁愿做我最后的男人而不是突破重围的先锋。我心里十分庆幸自己的初次能和这样一个成熟的人分享。

我十九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我们一边听着Joan Baez 的《Love Song to a Stranger 》,一边注视着彼此。我们安静地听着这首歌,默默地注视着对方,我禁不住心中巨大的美感,低声地对他说:You are so beautiful。他帮助我放松身体,让我平躺在蒲团之上,然后温柔、缓慢而坚韧地进入了我的肉体和我的心灵。

随后胡因梦和Don 的关系愈走愈深,她们的性爱像是一个无底的渊壑,里面充满着至乐、哀伤、悸动和想要摧毁的渴望,仿佛肉身的存在阻隔了什么,只有摧毁它,才能充分地融入对方的灵魂。胡因梦的复杂与早熟令Don 惊叹,他说他从未遇见一个处女如此无解。

有爱就会有波折,随着关系的深化,她们对彼此的占有欲也节节高涨,对任何与异性的交往难免会有醋意。当她们彼此坦诚,诉说心中真实的感受后,就会逐渐释怀,又能恢复激情的互动。

激情燃烧的岁月并没有太长,从胡因梦大一生日时的第一次,到大二暑假退学时Don要去老挝两人不得不别离,她们这段关系持续了也就一年多。

多年以后,当她们再遇,在“秘密花园”般的庭院里散步时,感受仍然和初恋一样,但是再也回不去了,胡因梦写到:

“回到他的房里我开始强烈地渴望他的身体,他满脸严肃地看着我,然后很认真地对我说我在他心中的分量太重,他无法以一夜之情随意处置。当一个人无法彻底面对内心的真相时,上瘾症便逐渐形成,我日后的男友不断其实是有心病的。”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所以,再美好和谐的关系,如果没有意识到珍贵而去呵护,就会像走了分叉路一样,越来越远,触不可及。等她再有类似这样的身心合一的性爱体验,却已是二十年之后的无欲之性了。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试婚之性,无疾而终的提亲

胡因梦生命中的第二段性经历,男主角是提亲的对象,名叫沙芃。沙芃是个没什么骄纵气息的富家子弟(航运巨子的独生爱子),他一直靠自己念书、打工,拿到哈佛的硕士学位。他不依赖父母,自己经营游艇生意。沙芃人在美国,胡因梦人在台湾,他就写信给胡因梦,希望透过书信了解她这个人。

通了好几个月的信之后,已经退学的胡因梦就到了美国去见他。沙妈妈希望胡因梦和沙芃能单独相处,进一步地了解彼此,于是她和沙芃回到他在新泽西的住所,开始过起试婚生活,这年胡因梦20岁。

这段试婚的性体验如何,胡因梦并没有过多描述,想来也是平淡无奇。不过平淡之后,往往紧接着就是风暴。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泛滥之性,性解放的尝试

20世纪四十年代末期,金赛博士无心插柳的研究报告(《金赛性学报告》)问世,无形中促成了五十年代西方世界的性革命,再经过嬉皮士的公社生活实验之后,七十年代的性解放炙热到沸点。当时纽约中青代的西方人对待性爱的态度已经开放到令东方人咋舌的程度,比如换妻换夫、集体性游戏、一夜之情、同志之恋等,早已是这个大都会里被默认的事实。如果舞会中的两个人来电,不久就从舞会中消失,回去自己的住所进入一夜之情的性爱中。

20岁的胡因梦,在短暂的试婚之后,这个东方女孩就像个空降伞兵一般,直接从“处女膜是拥有初夜权的丈夫才能突破的”保守台湾,降落到70年代的纽约。这个大都会令人咂舌的性解放运动,对青春正好的胡因梦,吸引自然是非常强烈。

胡因梦说“西方世界的性意识发展背景我一无所知,只是本着好奇、开放和身心的需求,在安全的范围内我经验了一年的性解放。

一年的性解放尝试,胡因梦的心得体会是:“我发现性对女性而言确实是亲密的起点,为了那份迷人的亲密感她开放自己的身体。对男人而言性却是亲密的终点。男人(非心灵取向的)似乎很难把女人视为一个完整的实体,他们不是在对一个生命做愛,而是对某个局部的器官做愛。此外他们的征服欲和自我肯定的驱力其实远远凌驾于性能量的排泄欲望。

这种无爱之性的迷茫和失落,自然勾起了胡因梦的美好回忆。“有了比较丰富的经验之后,我开始能领会比我大八岁的Don(初恋和初性)曾经告诉过我的一句话──我们的默契是千万人中难得一见的。对于那段逝去的因缘的回忆,唤起了我盛宴之后的孤独与疲乏,我在滚滚红尘的纽约时常感到一股逼人的低潮与哀伤……

无爱之性,终究空虚。西方世界在六七十年代曾经鼓吹过开放式婚姻,但多数人都无法超越自己的独占欲和依赖性,最后还是回归到一夫一妻制。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婚姻之性,不和谐的性生活

意识里携带着悲喜交加的解放经验,二十一岁的胡因梦和一年前已经大不相同了,她必须回台湾面对现实生活的责任了,于是她从纽约回到台湾,继续演艺生涯。

大一时胡因梦的裤子口袋里就插着李敖,肩上背着“禅悟”,前卫得不得了。都说男女之间的化学反应是颇令人紧张的,然而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胡因梦 (时年26岁) 却非常轻松,这也说明她和李敖并不是一见钟情。1980年5月,刚过了27岁生日的胡茵梦与45岁的李敖结婚,但在洞房花烛夜两人便因小事发生口角,怒撕婚书,结果双方在8月协议离婚,婚姻持续了不过百余天,令人唏嘘不已。

婚姻的不幸,源于两人巨大的性格差异,特别是李敖自己的性格缺陷。胡因梦在与他同居时,除了深刻地感受到他的自囚、封闭和不敢亲密外,还有他的洁癖、苛求、神经过敏以及这些心态底端的恐惧。李敖除了有“寒冷恐惧症”之外,还有“绿帽恐惧症”、“恋足癖”。

占有欲和嫉妒是人之常情,但李敖的占有欲是超乎常人的。这种巨大的差异,自然也很难有和谐的性生活。胡因梦写到:

“他的性,也带有自囚的成分,即使在最亲密的时刻,他仍然无法充分融入你的内心。多年的牢狱生活,他已经太习惯于意淫。如同许多在情感上未开发的男人一样,性带给他的快感仅限于征服欲的满足。那是一种单向的需求,他需要女人完全臣服于他,只要他的掌控欲和征服欲能得到满足。女人具有丰富的两性经验的确不是件好事,人一旦有了比较,确实不容易认命。两性之爱很难没有条件,它是人类唯一的第一手经验,也是人能达到至乐最快速的途径,所以它容易使人上瘾。正因为它带来的快感太过强烈,你很难不对它产生期望。 

每当我期望和李敖达到合一境地时,却总是发现他在仰望天花板上的那面象征花花公子的镜子,很认真地欣赏着自己的“骑术”,当时我心中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

你别看他在回忆录中把自己写成了情圣,甚至开放到展示性器官的程度,其实所有夸大的背后都潜存着一种相反的东西。研究唐璜情结的精神医学报告指出,像唐璜这类型的情圣其实是最封闭的,对自己最没有信心的。他们表面上玩世不恭、游戏人间而又魅力十足,他们以阿谀或宠爱来表现他们对女人的慷慨,以赢取女人的献身和崇拜,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们是不敢付出真情的。”

婚离后的胡因梦整个人好像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洗礼,体重瘦成四十四公斤,身上的肋骨一条条地露了出来。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无欲之性,谭崔性爱的体验

因为身体的原因,胡因梦38岁那年进行了十个月非正式的闭关。结束自囚后,她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的能量都十分高昂,许久不见的友人重新相会,感觉特别热络。经好友介绍,认识一个名字叫Robert的犹太男孩,比她小两岁。胡因梦说“他是我此生中唯一能让我体尝到“无欲之性”的男人,他也是我的一面镜子和真正的道友。

为何对他评价这么高?因为这是一个可以心灵共鸣的同修,也就是所谓的灵魂伴侣,往往《灵魂伴侣的相认,就在来电的一刹那》。

第一眼并没有立即的熟悉感,只觉得他的长相斯文带着一股英气,笑起来有点腼腆。Robert给我的感觉就像志同道合的兄弟一般──我们认同的真理、思维的模式和用字遣词的轨迹都如出一辙,我们钻研的傻劲也十分神似。后来我们发现彼此对音乐和电影的品味也很接近,便自然而然产生了亲密的需求。本来自己年纪渐长,对于两性关系已经不再抱持什么希望,但Robert的出现重新点燃了我对爱的希望。

让胡因梦非常惊讶的是:这位西方男子竟然抱持着东方传统女子的性观念!Robert的两性经验相当贫乏,观念也出乎意料的保守,他说如果不同居、不准备结婚的话,他觉得自己在性这件事上被占了便宜。

胡因梦很快地意识到两人在心理状态上的差距,这个差距令她产生了内心的交战和冲突,是发展成同修关系呢,还是进入两性关系?该来的终究会到来。

他的性经验并不丰富,对身体的控制也无法自如;他十分气馁自己的表现。男性对自己的性能力是否被肯定似乎都有神经过敏倾向。我告诉他以前我很重视性的量和尺寸的大小,但人生经验愈丰富,愈注重性的质和其中的爱意。我们都认为差不多是时候了,可以开始共同探索谭崔(Tantra)的奥秘了。这位医生告诉他关键就在于放松,无目的,觉察自己的呼吸,怀着浓密的爱意,缓慢地进入对方的身体,而不要把整件事转成动物性的欲望或意婬。

我以前听人说过双修最重要的是双方的气脉必须畅通,能量才可能提升至中脉的上三轮(喉轮、眉轮和顶轮),脱离较低层次的下三轮(太陽神经丛、脐轮和海底轮)。

Robert从纽约回台北之后,我们开始实验谭崔式的性爱。有一天晚上我们觉得彼此的状况都很好,两人之间有股静谧的张力,一份热恋中的温柔。就在这股温柔的张力中我们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开始非常缓慢、非常清醒地注意着自己的呼吸,一边感受着身体的趋近。这个阶段的我对身体的觉知已经从粗钝次元转向了精微的经络系统,当他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很清楚地接收到一股能量。这股能量迅速地往我身体的上半部扩散,我的脸和手开始逐渐麻痹。我知道麻痹是头部通往两只手臂的经络不通而正在打通时的现象,以往我只要练习吐纳或气功,都会出现这种情况。随着他缓慢而温柔的律动,这股能量变得愈来愈强,强大到我的两只手竟然扭曲得变了形,整张脸的肌肉也紧缩成一团。他示意我深呼吸,不久麻痹感便逐渐解除。那次的性爱时间并不长,也没有局部的高潮,但两个人的能量交流成一个完整的圆,故而达到了不可思议的通经络效果。那一整晚我们亢奋得睡不着觉,第二天精神也出奇的好,两人的关系因而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其中有感恩,有深刻的感动,也有一份圣洁的喜悦。十九岁初恋之后我再也没尝过这样的融合滋味,直到遇见Robert。

如何把性提升到灵的层次以及延长时间?关键就在于放松,无目的,觉察自己的呼吸,怀着浓密的爱意,缓慢地进入对方的身体,而不要把整件事转成动物性的欲望或意婬。

经过一番省思,胡因梦发现Don和Robert都属于男人中少数具有心灵层次的异类。从世俗的角度来看他们绝不是有成就的人,但是从出世的角度来看他们却是比较上道的,已经在转化自我的人。然而人最难的一件事还是出入世之间的均衡发展。过于出世的人则往往敏感得近乎神经质,宁愿耗尽所有的精力思考宇宙人生的大问题,费尽千辛万苦觅得一点精神上的神迹,也不愿把放在屋外的那把上锈的刀拿进来磨一磨。

最终,这段升华到了心灵的关系,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持续了不到一年。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婚外之性,知其不可而为之

39岁那年,胡因梦经过一番生离死别(母亲去世),疲惫的身心正在逐渐康复时,另一波的考验再度降临。那就是遇到了一位男士,他们之间有着无法用理性诠释的熟悉感。其实,所有的邂逅都不是偶然,在《透过灵魂伴侣看人际关系的轮回转换》中这样的案例太多了。

相识半年多,虽然他很想跟胡因梦有进一步的性爱关系,但她没有这种感觉,无法勉强自己,于是提议还是出去看场电影吧!当时《霸王别姬》正在上演,然而这部戏的内容令胡因梦很不舒服,它完全展现了中国人自虐式的民族性和威权式的上下对待。胡因梦告诉他自己的感觉,显然他也有同感,两人之间的防线因为共鸣而突然消失,开始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能量振动。

银幕上继续放映着坚苦刻厉的镜头,我们之间的温暖能流和银幕上的画面显得格格不入;我们心照不宣地站起身来,走出了戏院。回家后在没有第二个想法的情况下我们进入了性爱关系。

然而一旦有了肉体的接触,却清楚地意识到两人之间有一种距离,一种无法全然对焦的尴尬,那就是这位男士已婚。这里的婚外性是男方的婚外,此时的胡因梦离婚后一直单身。

虽然从二十岁开始就有不计其数的已婚男士向胡因梦展开追求的攻势,但她一直没有真正介入过婚外情,不想自找麻烦。然而,当气氛烘到一定火候时,又有谁能抗拒呢?况且

“他的幽默、柔软、善于互动以及和我志同道合的追寻,使我无法以一贯应付已婚男士的冷漠态度把他挡在墙外,就这样顺着情势的发展,我正式地成为他婚外情的第三者。”

“我开始能理解为什么他认为自己基本上是个拘谨的人,他的反叛其实是在叛逆自己的制约,他想透过婚外情来打破自我设限的牢笼。我并不是唯一和他发生婚外性爱关系的人,如同无数的男女一样,他以为婚姻就是他的枷锁,他想一边套着这个枷锁,一边拥有个人的自由,但结果也像无数的男女一样,再怎么寻觅,和他最有缘的人仍然是他的婚姻伴侣,而自我的枷锁也还是套在头上。一个人在婚姻关系中如果无法全然融入对方,在婚外的关系里也将会是一样的。自由只有在完全融入于对方之后才会出现。

“他就像一个中年才开始叛逆的大男孩暂时找到了我这个不太安全的避风港,我从母亲、周遭的一些自视颇高的女性和自己的身上看到,当男人不忠时他们选择的对象往往是伴侣周围的友人或者比伴侣条件弱的人;骄傲的女性最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男人时常在潜意识里利用唐璜式的博爱来战胜自己无法全然征服的女性,借以扳回劣势。经验了各式各样的男人之后,最后你会发现大部分的男性真正关心的,也只不过是征服欲的满足和胜负的问题罢了。”

后来胡因梦要去印度,他也想参访克氏的故居,于是她们结伴同行了十几天。然而,就是这段印度之旅,让胡因梦怀孕了。就在准备找医生的那天清晨三点,胡因梦从梦中突然醒来,心里有股哀伤和不舍的感觉。在那个清晨,胡因梦下定决心不再逃避人生带给她的任何磨炼,要尽力保住这个小生命。

1994年,41岁的胡因梦最终生下这个孩子,成为未婚妈妈。自此,胡因梦的两性之路告一段落,人生之路已然过半,未来还要抚育新生命。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尾声

正如胡因梦自己所言,“自从我进入演艺这门行业之后,几乎没有什么私人生活可言,我在媒体的渲染下好像身边永远有男人陪伴似的,其实我和异性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时间,十几年总共加起来大概还不到两年。母亲守了三十多年的活寡,我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寡宿。”

从19岁第一次,到40岁的婚外情,三十多年来,胡因梦用自己的身体探索着两性之路,并分享了出来,每一个看过她的故事,有所收获的人,都应该感谢她这位两性探索的先驱者。

 

胡因梦的性成长之路,每个女人都应看的必修课-人的解读

 

在《“人的解读”一周年了,聊聊后续的写作计划》曾提到,我还要写一个《性的解读》系列,算是对这篇的深入探讨吧,后会有期。